炒菜鍋也有毒?──鐵氟龍 (轉載)

有一天上午我在聽電話留言時,意識到有事情發生了。第一通留言想知道,繼續使用鐵氟龍牙線安不安全?第二通則問如何才能安全的處理鐵氟龍鍋具?第三通留言想瞭解,繼續戴塗有鐵氟龍的帽子是不是安全?我沒花多少力氣,就查出這些對鐵氟龍的恐懼,是前幾天晚上的新聞節目引發的。這個消息隨著「紡織品保護者」的故事而來。我們先來看看下面這個故事。

早在 1952 年,3M 公司的年輕化學家夏爾曼(Patey Sherman, 1930-)受命發展一種物質,以抵抗噴射機燃油的腐蝕特性。商用的墊圈和管子一碰到這種燃油,都會迅速劣化,需要經常更換。夏爾曼很瞭解鐵氟龍這類氟化聚合物,知道它們有很好的抗化學品特性因此開始實驗這一類材質,但是實驗一直沒有什麼進展。

有一天,夏爾曼的助理不小心把某種化合物滴在新買的網球鞋上,助理很寶貝這雙新鞋,但洩氣的是,不管是用水或任何溶劑,都沒辦法把鞋子上的印子去掉。夏爾曼對這種東西的抗化學品能力非常注意,馬上改變實驗的焦點。在 1956 年,夏爾曼和另一位 3M 化學家史密斯(Sam Smith)發展出的新產品:「蘇格蘭場保護者」(Scotchgard Protector)成功上市。用這種東西處理過的衣料、地毯傢俱紡織品,有防水、不沾汙垢的特性,非常神奇。

新材料在市場上的應用範圍非常廣泛,主原料全氟辛烷硫磺酸(C8HF17O3S, PFOS),每年要生產好幾百萬磅才夠。到了 2000 年五月,出乎大家意料之http://www.magicpans.com/wp-admin/edit.php?post_type=page外,3M 公司忽然宣布停產全氟辛烷硫磺酸。該公司的化學家發現,新產品會退化,釋放出 PFOS。而 PFOS 在環境中頑存的時間,比原先想像的要長。研究人員在海豹、海豚、貂、白頭鷹的血液裡,都測到 PFOS,儘管非常微量,但已經叫人提心吊膽了。

更重要的是,連人的血液裡都出現了它的身影,怎不令人捏一把冷汗。多年以來,3M 公司一直注意接觸 PFOS 員工的血液,測量其中化學品的含量,他們相信攝入體內的 PFOS 會隨排洩物清出體外。但是當連做為控制組的血液樣品中,都出現 PFOS 時,有人就會想到:是不是所有人的血液都有 PFOS?果真如此的話(沒錯,就是這樣),這些東西又是怎麼跑到血液裡去的?

後續的研究指出,噴灑在布料上的物質,有三分之一是消散在空氣裡,這些最後都由人和動物吸進體內。有了這項發現之後,再想想這種東西用得如此廣泛,從速食產品的包裝盒、帳篷塗料到傢俱布料,就不奇怪它怎麼會出現在我們的血液裡了。當然,就算我們的血液裡出現了什麼化學品,也不必然表示有危險。

但 PFOS 的例子情況不太一樣,已經有研究指出,老鼠和靈長類動物若曝露在超量的 PFOS 之下,會有健康的顧慮。但目前對人體而言,PFOS 還沒有造成任何健康顧慮,3M 公司也堅稱,之所以不再生產這個產品,主要是基於企業保護環境的責任。或許該公司看到掛在牆上的口號,忽然良心發現,決定在遭美國環保署取締之前,先主動採取行動。不管怎樣,3M 公司已經成功發現很多 PFOS 的替代產品,雖然仍無法涵蓋以前所有的產品線。新產品的主要成分,是較小的分子全氟丁基磺酸(C4F9SO3H),據說沒有毒性,也比較不持久。

3M 公司在退出 PFOS 的市場後,也停產了全氟辛酸(C8HF15O2, PFOA),這種原料是賣給其他公司以製造鐵氟龍的,但全氟辛酸並沒有適當的替代品。雖然 3M 公司退出,杜邦卻不為所動,仍製造大量的 PFOA。就像前面的 PFOS 一樣,PFOA 在環境裡也到處都是,但來源就不那麼明確了,因為鐵氟龍產品裡並不含 PFOA。有可能是另一種短鏈氟化聚合物做的去漬劑,分解後釋出 PFOA。

在新聞節目播出之前,絕大部分的人連 PFOA 都沒聽過,更不要說知道它是啥玩意了。引起大家注目的是一個不幸的小孩,他生下來就眼睛全盲,只有一個鼻孔。報導指出,他母親在懷孕時曾在鐵氟龍工廠工作,因此推論小男孩的畸型是曝露於 PFOA 所造成的。天生畸型是常見的現象,在沒明確的證據之前就推論這種關聯是很不科學的。節目裡還描述當鐵氟龍加熱超過 290℃ 之後,會釋放出對鳥類有毒的煙,也會對人產生可逆的「聚合物煙塵熱」。但這並不表示,在正常使用的情況下,鐵氟龍牙線、帽子和鍋具,對使用者有任何風險。

PFOA 在環境中的頑存性是個議題沒錯,連美國的環境保護署也開始注意這件事。不過美國環保署的調查,和你家廚房使用的鐵氟龍鍋具一點關係也沒有。鐵氟龍鍋子只要依照正常的方式使用,不要拿來做長時間的高溫油炸,都是相當安全的。不管如何,如果你們把食物加熱到 290℃,該注意的是在加熱過程中產生的有毒物質,而不是鐵氟龍鍋具會釋放出什麼來。鐵氟龍鍋具使你的烹調過程少用些油,因此煮出來的食物更健康。

講到這裡,差不多是午餐時間了,何不來一盤炒青菜?就用鐵氟龍鍋吧。飯後我可能找根鐵氟龍牙線來清清牙縫。當然我也有一頂塗有鐵氟龍的運動帽,我很喜歡戴著它去運動。

摘自本書第一篇:〈懂化學,保平安〉